设为首页 繁体中文 用户登录
您现在的位置: 东部法制网 >> 文章中心 >> 评论 >> 正文
举报信―举报遵化“黑老大”刘友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http://www.dzjdwj.com/gongyi/2020/0106/16064.html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1-6           ★★★
“占了,归我所有了”是黑老大刘友捞钱原则,一直被刘友手下骨干弟兄李青、刘占超、窦东雨(窦经理)、范房松(范经理)等安排马仔们,为黑老大刘友打下赫赫威名,成为令遵化数十万人必须尊重的大哥。黑老大刘友充分吸取前辈们的经验教训,紧抓支柱产业不放松,一切向钱看。20多年了中国就房地产赚大钱,黑老大刘友就两手抓,而且两手都黑都硬抓,“房子扒了地归我,盖楼”、“树砍了地归我,盖楼”。于是浩友地产应运而生,专做没有手续非法占地的土地拆迁和开发,骨干兄弟们上班是经理了,金领,社会成功人士,跟黑老大刘友的犯罪骨干尊称刘友为领导,指挥冲锋陷阵的打手去拆迁公司,为黑大哥最低限度的降低成本,给黑地产公司争取最大化的利益。谋定而后动后,黑老大刘友成为遵化市动迁户头顶上挥之不去的乌云,阴雨绵绵的下个不停。什么商铺、商品房、工厂、土地、树林,只要在刘的手指范围之内,都滚吧,不是不给钱,遇见要饭的还要施舍点,象征性的给点显得仁义也集阴德,于是远远低于市价和没有讲价空间的拆迁补偿就成为动迁户噩梦的开始。

“一告二吓三打”工作三步曲为刘友的点钞机奏响欢乐乐曲。“一告”是先发表拆迁补偿公告,标准当然是刘友定好了的,贴墙上就是了,没什么好商量的。“二吓”就是刀客马仔们的了,描龙刻凤带金闪闪拴狗链的马仔们,“攻坚拔寨多不称心应手,铁锹、锄头、消防斧、钢纤撬棍各种长家伙,再开上挖掘机、推土机等重武器,阵势一摆,就吓人吓麻爪。“三打”,当然是针对个别不开眼的,也正好杀鸡儆猴。看看以下赫赫战利,给刘友的事业带来一马平川。

一、2010年刘友指挥打手强砍遵化市遵化镇东坝村张志发地里的树,张志发到处反应情况后,2011年8月2日晚12点多在家西门口乘凉时,被黑老大刘友指挥的打手打的死去活来,腿被打骨折,胳膊被打烂,肋骨被打折,住院费花了好几万。就这样,2014年7月13日张志发的房屋被黑老大刘友指挥强拆,当日没有走任何法律程序。

二、东坝村的窦洪如因阻止房屋被强行拆除,被黑老大刘友指挥打手把窦红如后背肋骨全部打坏。

三、2012年5月东坝村潘国山家被黑老大刘友先指挥打手强行入户抢走粮食,打伤潘国山妻子,又把气犯高血压的老太太强行拉出房屋,把房屋强行拆除。

四、2012年,东坝村徐连成,因阻止黑老大刘友非法拆屋占地,被刘友指挥打手把肋骨打折,脾脏打破裂摘除。

五、2012年女企业家里雨浓的种子公司的土地、房屋等被黑老大刘友强行占用。

六、2017年,遵化市东关村闫秀云的家因为不同意刘友非法拆迁,被黑老大刘友指挥手下用挖掘机、铲车等把闫秀云家周围挖出深沟,并把闫秀云家人钩到沟里要活埋,报警后人被警察救出。

七、遵化市东关村民齐宝华镇海街43号房屋2018年农历腊月二十与浩友公司商量拆迁未果,晚上就被不明身份人员把门砸开了里面的酒还有玻璃货柜,都给砸坏了一片狼藉已向遵化市路南派出所报案!2019年11月28日镇海街47号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浩友公司的挖掘机强制拆除。

现几十名无家可归的动迁户联名实名举报黑老大刘友及其团伙成员涉黑涉恶,刘友已经到非除不可的地步了,希望政府部门根据习主席、党中央扫黑除恶的正常和法律法规,把黑老大绳刘友之以法,不能只抓喽啰不抓黑老大刘友。

举报人: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文章录入:青山    责任编辑:jxpjxp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数据载入中,请稍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总编信箱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copyright: 2012-2029 dbf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9001903号-1